玥曦幽若

我想试着活下去。

雨夜

上完培训班,时间已经很晚了。不过回家的车还有一班。

只有一个培训班的同学和我搭同一班车,还有几个加班的打工族也在往家赶。

雨大概是上课的时候就开始下的,现在已经越下越大了。不知怎么的,这样的雨让我有点想念什么了。

我没有带伞,和那个同学也没有熟悉到可以共伞的程度。在我打算冒雨跑向车站的时候,一把伞撑到了我头上。

对方是一个长发的少女,如同水墨画中走出的人一样美丽。我发现我已经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了,连忙向她道歉,她这是笑笑,说没关系。

她的声音很好听,正配她那美丽的外表。

她撑的是一把透明伞,可以看见雨滴打在伞面上,然后沿着伞面滑下。她说她很喜欢这把伞,因为可以清楚地看到雨滴留下的痕迹,而她的名字,很巧,就叫雨水。

到了车站,她收了伞,我们两人一起在那里等车,但她却莫名地有些不安,时不时地看向我的目光中也夹杂着担忧。然后,她转向了我,对我说,不要坐车,好不好?我可以送你回去。这么唐突的请求,我原本可以拒绝的,但鬼使神差的,我答应了。她松了口气,对我说了句抱歉,又撑开了伞。

我说这么晚了,你送我回家后再回去会不会太晚。她说不要紧,她就住在我家附近,回去很快的。我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

雨……真像她的名字。

我说,撑这么久伞,很累吧,我来帮你撑吧。她点点头,说了声谢谢,把伞递给了我。接过伞的时候我碰到了她的手,很冰。我问她,不冷吗?她答,她的手总是很冰,以前她最好的朋友总是帮她暖手,也会问她这个问题,她并不觉得冷,反而觉得有些温暖。她的语气很温柔,我莫名地感觉到了开心,不自觉地笑了。

我问她有没有男朋友,她摇摇头,说没有,也不会有了。我不知为何感到了难过和悲伤。

今天应该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吧,我总是感到心酸,在遇到她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,让我有些鼻酸,想要落泪。

回家的路不长也不短,我和她慢慢走着,时不时地聊两句,中途看到我原本在等的巴士开过,那个同学也在上面。

在我家楼下,我们分别了,我轻声对她说再见,她笑笑,对我说,晚安。说罢,她撑着伞独自离开。我在楼道里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突然就哭了出来,爸妈跑出来问我怎么了,我却什么都答不上来,只是一个劲地哭。

再后来,我发了两天高烧,接连两天下不了床,等我好转后,我听说那个培训班的同学失踪了,一起失踪的还有几个打工族。

我还发现了一件事,也许是当晚太累了,或是太过思念,我竟忘了一件事。

我曾经的挚友,最重要的人,雨水,两年前就过世了。

那天,正是她的忌日。

评论
©玥曦幽若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