玥曦幽若

我想试着活下去。

感觉一切都没有变好,我还在进一步沉沦。
为自己妄想出的联系与感情而触动。
为自己妄想的爱情病入膏肓。
我已经没救了。
也不需要任何救治。
我只想在这份爱中继续沦陷,直到自己融化在其中。

不能对未来抱有希望。
你不一定能撑到那一天,所以不要让自己拥有希望。
我真的好怕,怕自己会对未来抱有希望,更怕希望破碎。
想见她。

我已经知道状况严重到什么地步了,但已经无法挽回了。

我知道应该做什么,但我不清楚那样究竟是对是错。但我至今也没有那么做,因为那么做他们想要的都会实现,但我们就永远不能成功了。我清楚我成功的概率有多低,但至少我还会有希望。

我几乎没有朋友,但他们一直陪着我,虽然不会对我说那些安慰的话,但他们能理解我,能站在我身边。

我已经越来越害怕了,我觉得已经开始崩塌了,我必须拼命地往前跑,但我的大脑却希望我停下,我也这么觉得,我应该从塌陷的地面坠落,无论底下是什么,我都必须坠落。但我的身体却擅自行动起来,在向前奔跑,我能听见自己的喘息声,体力也快透支,但依旧在往前跑。我感觉自己已经哭了,在无声的尖叫,...

主世界观设定(更新至梦境法则)

梦行者:可在任意人的梦境中行走,但必须遵守《梦境法则》,违反《梦境法则》会逐渐精神崩溃。

 

《梦境法则》

第一条:梦与现实是相反的。

第二条:梦中不会感到痛,但在梦中死亡会影响到现实。

第三条:要结束梦境只能等其自然结束或找到正确的路。黑猫会引导你找到正确的路。

第四条:不要与黑猫以外的猫对视超过三秒,否则你的精神将被破坏。

第五条:梦境中遇到的第七个人一定要杀死,否则你的思想将被侵入。

第六条:精神受损越严重,梦境越混乱。

第七条:当梦中的时钟指向十二点,立刻找到来时的路。梦境开始崩坏了,快跑!

溺亡者的药

答应的文终于打出来了 @团子叁  @ONOKAGAMI 羊,考虑好要不要给我配图吧。

水漫过脚踝,还在上升。

有人推了我一把,把我狠狠摁进水里。

 

 

猛然从床上惊醒,出了一身汗。

穿上拖鞋,到客厅里找水和我的药。

从药瓶里倒出一片药,就着水喝下。

回到房间继续睡觉。

 

 

水漫过双膝,还在上升。

有人推了我一把,把我狠狠摁进水里,面目狰狞。

 

 

再次从床上惊醒,出了一身汗,心脏跳得很快。

我的拖鞋不知道掉在了哪里,我只能光着脚去找水和药。

从药瓶里倒出...

雨夜

上完培训班,时间已经很晚了。不过回家的车还有一班。

只有一个培训班的同学和我搭同一班车,还有几个加班的打工族也在往家赶。

雨大概是上课的时候就开始下的,现在已经越下越大了。不知怎么的,这样的雨让我有点想念什么了。

我没有带伞,和那个同学也没有熟悉到可以共伞的程度。在我打算冒雨跑向车站的时候,一把伞撑到了我头上。

对方是一个长发的少女,如同水墨画中走出的人一样美丽。我发现我已经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了,连忙向她道歉,她这是笑笑,说没关系。

她的声音很好听,正配她那美丽的外表。

她撑的是一把透明伞,可以看见雨滴打在伞面上,然后沿着伞面滑下。她说她很喜欢这把伞,因为可以清楚地看到雨滴留下的痕...

自家孩子(更新至莫简霄,个人语录)

瑕:主世界观人物。《好奇心》男,17岁。浅褐色短发,蓝瞳。过去好奇心强烈,行动力强,与荣庶互为彼此的半身。因好奇心过强,导致荣庶死亡,后两人分开,因过度悲伤导致感情麻木。诅咒家族现情报部部长,宠物是一只名为石的猴子。“如果当时没有那么好奇就好了。”

荣庶:主世界观人物。《好奇心》男,17岁。黑色短发,黑瞳。过去开朗阳光,很宠瑕,与瑕互为彼此的半身。为保护瑕而死亡,后被装备部改造复活,失去感情。诅咒家族现装备部A级研究负责人。“因为瑕你是我的半身啊。”

邱沙:主世界观人物。《好奇心》男,16岁。深蓝色短发,黄瞳。因重伤致死,身体百分之七十都由人造皮肤及器官代替,原无感情,后用庞大的计算机运算...

心血来潮,想到哪写到哪,不一定会解释。

琴声飘荡在这个房子里,但没看见哪里有钢琴。很熟悉的曲子,但想不起在哪里听过。

“快点过来吧。”有人在说。

去哪呢?好像想不起来,甚至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

这里应该还有人吧。这么想着,四处走动着。

有人在等我。不知道为什么,有这么一种感觉。但想不起是谁。

风翻动书页的声音,但没有窗户,也没看见哪里可以出去。

她一个人翻着书,坐在她平时坐的地方,像往常一样安静、美丽,然后抬头朝这边微笑。“你来了。”声音很好听,能让人平静下来。

她是谁?有点想不起来了。

坐在屋顶看星星,没有被污染的夜空,星星那么耀眼。可以触碰到她的手,她不会把手抽

©玥曦幽若 | Powered by LOFTER